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3章 賀小姐:你喜不喜歡孩子?(三更)

作者:黎炎炎分類:玄幻小說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dvofm.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qg5200.com


    車子從醫院離開,車內氣氛是輕松與壓抑并存。

    輕松的是賀小姐,刷著手機與朋友聊天,聊到開懷處還發出輕笑聲,早就沒了昨夜在海岸線公路時的悲傷失落與絕望。

    壓抑的是霍生,雙手扶著方向盤,目光一直落在前方,俊臉沉靜,眼底帶著抹難以抑制的憂郁。

    車子在交通信號燈前停下來時,她悄悄地抬起眼瞄了下男人英俊優雅的側臉,腦子里想到卻是剛才同朋友聊天的話題。

    都不是十幾歲的小姑娘了,大家都是行事火辣,思想開放的輕熟女,話題從來都是信手拈來。

    以前賀靜嘉懶得參與,因為她怕自己說多錯多,讓人識破她的零經驗。

    如今雖然還談不上經驗豐富,但以她的理論知識加上幾次實踐,談起這話題簡直是如魚得水。

    幾個女人開始探討人生大事,話題到最后又回歸到賀小姐身上。

    a閨蜜:難得賀小姐第一次這么積極參與這個話題,不如來談談你經驗?

    她的經驗?呵呵?才不要告訴她們。

    她悄然地退出群聊,行駛中的車子正好停下來。

    霍云易側臉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情形。

    女人一手托著下巴,紅唇輕揚,露出唇邊兩個小得幾乎看不到的梨渦,俏皮又可愛,透著一抹小女兒的嬌態。

    他喉結滾了滾,薄唇微啟,喚了聲:“嘉嘉……”

    “啊?”她扔下手機,抬頭看他,明亮的大眼透著一抹狡黠。

    與她帶著狡黠笑意的黑眸撞上之后,他卻又移開了視線,陷入沉默。

    賀靜嘉也不催促,就這么盯著他,任他沉默著。

    一直到交通信號燈轉綠,車子重新啟動匯入車流,她才一手把玩著垂在胸口的長發慢悠悠地開口。

    “你喜不喜歡孩子?”

    “喜歡。”他緩緩地吐出兩個字。

    她的興奮還不到兩秒,他卻又潑了一大盤冷水過來:“你不會有的。”

    “為什么?”賀靜嘉把玩頭發的動作停了下來,大眼里的狡黠變成了好奇與不解。

    難不成,他不孕不育?

    額!?

    怎么可能?

    “我……”他一手穩穩地扶著方向盤,腦子里盤算著要怎么回答她。

    “一個問題需要想這么久嗎?”

    她疑惑地看著他,兩人的距離很近很近,近到她微仰下巴的角度正好看到他眼瞼下方那一層淡淡的暗青,有抹說不出的疲倦。

    他一慣都這樣,若是休息不好,第二天就這樣,但是休息好之后很快又恢復。

    他不會是昨晚連覺都沒睡吧?

    “霍云易,你不會是喂我吃藥了吧?”一想到這個可能性,賀小姐炸毛了。“霍云易……”

    “坐好。”

    她大半個身子撲過來了,他還開著車,很不安全。

    “有沒有喂我吃藥?”不給她一個答案,她絕對不會過他。

    “沒有。”

    “霍云易……那為什么你要說我不會有……”賀靜嘉又要炸毛了。

    “好了,這個問題到此為止,ok?”

    “不ok。不告訴我,我就告訴太嫲,爺爺,嫲嫲!”

    霍云易:“……”

    這小祖宗,果真是來克他的。

    “給你五分鐘組織一下語言,要不然我就打電話給嫲嫲……”

    霍云易:“……”

    “我開始計時了……”

    在她開始倒數時,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氣:“嘉嘉……”

    他腦子組織著邏輯,要怎么樣才能說服這個祖宗不在這個問題上面打轉。

    見他久不回應,她咬了咬唇,大眼滴溜溜地轉了幾圈后輕咬著紅唇,“算了,再問你一個問題。”

    她的注意力是轉移了,但是,更頭疼的問題又來了。

    “你跟林菲菲,進行到什么程度?”賀靜嘉瞇了瞇眼。

    霍云易沉默了下,沒回應這個問題。

    “霍云易……”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

    “停車。”她松開他手臂,咬牙切齒地吐出兩個字,嬌艷的臉蛋緊緊地繃了起來。

    “馬上到公司了。”

    “我不想去,停車。”

    霍云易沒再多說什么,車子很快停靠到了路邊。

    她動手解開安全帶,自己打開車門下車,然后泄憤般甩上車門。

    -

    賀靜嘉在環宇附近的咖啡廳里,一邊喝咖啡一邊翻閱最近的時尚雜志時,一碟小巧的蛋糕放到了她面前。

    是霍云易。

    他在她對面坐下來。

    她瞪著他不說話,他也同樣沉默不言。

    “爺爺剛打電話給我。”他打破沉默,睫毛低了低,擋住沉郁的眼神:“讓我好好帶你。”

    賀靜嘉冷呵一聲:“回答剛才在車上兩個問題,我就跟你回公司。”

    霍云易:“……”

    賀靜嘉也不理他,但是面前那塊精致的點心卻拿了過來,一勺一勺地挖著吃。

    挖掉一半的時候,他開口了:“我跟林菲菲,沒有你想的那樣。”

    “哦?哪樣?”她終于有興致理她了,略帶英氣的眉毛向挑。

    霍云易雙手交叉,兩邊手肘撐在桌面上,眼神定定地回望著她,朱紅色的嘴唇輕啟,以一種談判的口吻低緩道:“嘉嘉,我們交換一下。你告訴我為什么跟希安結婚,你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

    呵,賀小姐放下勺子,拿起餐巾拭了拭嘴角,學著他的模樣將兩手撐在桌面上,下巴抵著交叉的十指,語氣輕盈:“晚上我到你公司附近的公寓過夜,好不好?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

    霍云易:“……”

    “一點誠意也沒有,我懶得理你。”

    賀小姐瞬間變臉,起身走人。

    -

    賀靜嘉還是到公司參加了下午的會議,她與參加會議的幾名董事及高管都不陌生,這也算是她正式加入環宇的見面會。

    會議結束后,她先是去看了自己剛剛騰出來的辦公室,讓秘書照自己的喜好置辦物品后,直接去了霍云易辦公室。

    進門時,順手鎖上門。

    他正在辦公桌后面批閱文件,表情嚴肅認真。

    她進來,他只是抬眼看了一下,問了句:辦公室喜不喜歡,然后又低頭繼續手上未做完的事情。

    “還好。”賀靜嘉應了聲,走到他面前坐下來,一手托著腮看他,一手隨意把玩他桌上的鎮紙。

    他做事,她看著他,看著看著,就有些呆不住。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她怎么看怎么覺得工作中的霍云易那副不可侵犯的模樣,讓她想招惹他。

    ……

    十分鐘之后,賀靜嘉咬著牙,一臉憤怒十足地從他的辦公室沖出來,差點與前來公司的霍爺爺正面撞上。

    “嘉嘉怎么了?”

    “爺爺,霍云易他罵我,我回去了。”

    賀靜嘉簡單的告完狀,踩著高跟鞋離開。

    -

    霍父進來時,霍云易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煙,眸色深深,表情凝重。

    “阿易,怎么把嘉嘉給罵走了?她闖了什么禍讓你這么生氣?”

    霍父問道。

    “沒什么。”霍云易眉間蹙得越發緊,下顎繃得緊緊的。

    “沒什么你兇她做什么?”

    “講了她兩句而已。”

    “她剛到公司做事,一點小事你講她做什么?我看她都要哭了,你還是打個電話給她道歉吧。”

    霍云易“……”

    -

    晚上,霍家父子一同回家,剛進門便碰上要出門的賀靜嘉。

    “嘉嘉這么晚去哪?”霍父笑咪咪問。

    “爺爺,小瑜從法國回港,我媽不放心,讓我陪她幾日。”

    霍父一聽說是雙胞胎之一回來,點頭附合:“小瑜回來啊?嘉嘉你要好好陪她玩幾日,公司的事情不急不急。”

    “謝謝爺爺。”

    “還跟爺爺客氣了?”

    “爺爺,我不在家,你幫我多看著點‘霍云易’呀,別讓他東跑西跑的,要是發姣,早點請售醫過來處理它。”

    “忠叔一定會帶好kg的,安心安心。”

    爺孫倆站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說起‘霍云易’,本尊的霍叔叔只能站在一邊靜默。

    等他們聊夠了,忠叔牽著‘霍云易’過來,賀靜嘉蹲下來,蹂躪了好一會兒它毛茸茸的腦袋,然后才道:“霍云易,來,我們吻別一下。”

    霍爺爺無奈地搖頭笑。

    霍云易本尊還是只能:“……”

    上車前,霍云易還是主動開口了:“注意安全。”

    賀靜嘉冷著一張小臉不理他,倒是霍爺爺像是想到什么,伸手撞了撞兒子的胳膊:“云易啊,希安不在家,要不還是你送她過去一趟吧。”

    霍云易:“……”

    霍夫人從家里出來時,只看到自家老頭子一個人在花園里跟‘kg’玩。

    “你們父子倆不是說一起回來吃飯的嗎?云易呢?”

    “哦,嘉嘉說要去陪小瑜幾日,我讓他送她過去了。”

    霍夫人:“……”

    -

    上了車,薛女士的電話就過來了,賀靜嘉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與母親大人聊了好久沒掛,然后又到妹妹接過去。

    安靜的車廂里,只聞她清亮的聲音在耳邊回轉。

    好不容易電話掛上了,車子已經穿進海底隧道。

    車內燈光暈黃,霍云易靠坐在對面的真皮沙發上,長腿交疊,手臂隨意地搭在扶手上,指尖夾著煙,兀自燃到一半。

    平時與她單獨在一起,他一向不怎么抽煙,更別提在車內,因她不喜。

    今夜,此情此景,真的極少見到。

    可見,他真的是心情不大好。

    與她目光撞上時,眉眼深邃,眼底霧色濃重。

    “不許抽煙。”她嫌棄地揮了揮小手。

    他喉結微動,還是將煙給熄了。

    “嘉嘉……”他低喚了聲她名字。

    “干嘛。”她挑著眉角,長長的睫毛在燈光下跳躍。

    “能不能懂事一點?”

    他指的是下午在他辦公室的事情,賀靜嘉知道。

    “如果我說不能呢?”

    她傾身過來,微仰著下巴望他。

    “而且,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想。”

    “嘉嘉……”男人閉了閉眼,再開眼時,女孩嬌艷的臉蛋已湊到他眼前,纖白的雙手搭在他肩膀上。

    “我就不……”

    他正要拉開她手時,手機響了。

    他看了一眼來電,接了起來。

    電話里,霍希安正在同他講公司里的事情。

    車子在海底隧道穿行,他在講電話,她在撕掉他道德枷鎖的面具,一層又一層……

    -

    車子在她公寓樓下停下來。

    “你陪我上去。”

    賀靜嘉心不在焉地道。

    “不行。”他拒絕得毫無回轉之地,一臉的嚴肅。

    呵……

    賀靜嘉冷哼一聲,下車。

    離開之前,又轉頭回來。

    “落東西了。”

    她指了指丟在車椅上的東西。

    霍云易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下顎繃緊,揉了揉太陽穴。

    “算了,還是留給你吧。”

    賀小姐飄然而去。

    “賀靜嘉,你給我站住。”

    霍云易急匆匆從車上下來,手里拿著的西裝外套綁上她的腰。

    賀靜嘉低頭看著男人將兩只衣袖綁上的動作,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懂事?

    呵……

    ------題外話------

    三更結束。

    預告一下,明日更新內容為陸生陸太。唉……………………我好難,太難了。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dvofm.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qg5200.com

  鄰居小說大荒神記超級對換系統不流淚的春天九霄情夢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啟稟殿下,王爺又不高興了!穿越之千絲萬縷回到大唐當皇帝打工之王之最強清潔工大俠成名之路萬古虛無帝絕世高手禹族快穿:說好的只是任務呢萬界之裁決系統神域戰魂木葉之傳奇道士開在名偵探世界的事務所柳葉娘娘她的老公是大佬回到唐朝做首富逐仙,把我還給我快穿之女主她總想崩劇情太古封魔訣冰域異旅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蕩孽青春的航標葬靈紀何日請長纓帝尊特種兵王在山村道門最后一個傳人坑宿主的一百萬種方式我若溫良,如何為王帝國武夫
双色球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