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3.7 依舊活著

作者:核動力戰列艦分類:科幻小說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dvofm.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qg5200.com


    天啟歷549年,春

    西大陸,地中海和黑海之間的運河上,兩岸芳草萋萋。黎明時生成的露珠附著在草葉上,壓彎破節而出的莖干。

    一千年前曾是龍牙和槍焰領地的交界,也就是當年槍焰秉核隕落的戰場,現在密集的電波在該地區交匯。

    當太陽的光芒初照大地時,

    渦槳發動機驅動的龍衛兵突擊機甲,從地平線上出現,在兩岸模擬火力的激光炮臺阻擋下,快速穿插兩岸。宛如地球上鷂式戰斗機一樣,渦槳發動機在機械轉動下,能夠垂直起降。激光炮臺拱衛的移動基地核心很快被這些機甲們突破。

    當然,這是一場演習,西大陸希曼聯邦應對當下軍事技術變革做出的反應。

    千年前的槍焰秉核那用著爆燃發動機的初級機械與今天的重機械化龍衛兵機甲完全不是一個畫風的產物。(T34和現代三代主戰坦克的外形,就像武大郎和武松對比。)可時隔千年,槍焰秉核當時的戰術理念,在當下的時代中還是那么先進。

    漆黑的龍衛兵集群完成突擊后,又再次脫離戰場。

    半個小時后,大批機甲在演習區東部野戰戰場中依次降落。

    這些龍衛兵機甲,其流線形的黑色碳纖維外殼上全都標注著卷曲翼刀和鐵錘交叉的徽章。

    這是當年秉核留下的圣徽。旁白:1600年前秉核在一次優等試煉中隨意打了一個鐮刀金屬標志,現在這是秉核留下的為數不多圣遺物的其一。

    眼下使用槍焰秉核圣徽的兵團隸屬于大希曼聯邦西南部防御兵團的正規編制,并不是槍焰家族的私軍。西大陸的槍焰也用不著執著于一個家族化軍隊的名義。

    現在西大陸百分之六十的陸軍裝備都出自于西邊槍焰。

    在某些重要的行業,以芯片這類行業為例,現在三家相互競爭的巨頭,背后都有槍焰的背景。

    爍光公司:本部在圣索克原槍焰領地,前身就是原槍焰家族的芯片作坊。槍焰塵迦變革失敗后,圣索克收為國有,而后,圣索克亡國,則開始憑借技術再度發展成巨頭。

    蟹拳集團:在威斯特巨蟹港口,前身是秉核在威斯特的工坊。早年造潛艇技術起家,在威斯特被普惠斯合并,潛艇不具備競爭力后,則是徹底轉為電子設備工業。

    明塔集團:圣索克槍焰變革失敗后,槍焰一支則是來到當時的奧卡,在和同樣是機械制造家族的塔視家族聯姻后,在該地進行了電子工業建設。

    六百年前的大希曼第三帝國在核戰中完成對西大陸的統一后,這三家公司在市場競爭中達成了很多默契,并且互換股權。

    希曼聯邦第一代元首提出所謂的種族優源理念。雖然嚴重排斥了一些民族,但是另一方面則是大大強化了西大陸絕大部分民族,進而把西大陸那傳統封建貴族家族概念狠狠按下去一波。

    現代的槍焰家族,其實就是五百年前,在優等種族概念下,全西大陸多個槍焰分支捏合出來的工業聯盟。這個名為槍焰家族的工業聯盟在大希曼政權內有大量的席位,對軍事變革提出的意見非常有分量。

    ……

    回到眼下的演練場

    隨著菱形的艙門展開,一個身材勻稱的人從中跳了下來,而一旁的士兵則立刻對其敬禮。

    在回禮后,此人打開面前的電子屏幕。

    屏幕上的人物頭像區域,是轉動的菱形,而在名稱欄目則是用東大陸的文字寫著絕宕。

    在通訊接通后。

    屏幕上的絕宕,對屏幕前的人問:“蘇,演習完了嗎?”

    屏幕前的人是蘇鴷,臉頰上還帶著法脈啟動后的亮痕。【此時在西大陸的名稱:繭生.涅翅。下面還是用蘇鴷】

    蘇鴷目光炯炯的點了點頭:“突擊戰術已經基本成熟,不過就算現在戰術成熟了,我們目前也只是緊跟東大陸那邊軍事發展。”

    絕宕:“哦,不用把自己逼得太過,據說,那位新生的圣長城,一直是把你當做偶像呢。”

    聽到這,蘇鴷默然不語。

    屏幕上的水晶色調變了一小輪后。

    絕宕切換了話題:“天騎士在這場演習中怎么樣。”

    蘇鴷在機場前的金屬走道停下了腳步,

    他回頭看了看身后正在跟著自己前進的,代號為天騎士的戰士們,然后對著屏幕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都是好苗子。”

    絕宕用頗為溫柔鼓勵的聲音道:“嗯,我就說,把這任務交給你,總沒錯的。”

    ……

    這里所謂的任務,就是組建新式進攻型部隊。

    與先前的東大陸一樣,西大陸的軍團這幾百年也都是處于移動基地模式下。

    千川在變革大戰爭中訓練新軍,一將難求的情況,西大陸也是一樣匱乏。

    人才,新式人才,絕不是韭菜一樣,隨便一道命令就能冒出來。

    全新理念的競爭氛圍沒有樹立時,一切都是零,沒有人知道該怎么做。當代西大陸軍團長全部都是根深蒂固的防守思維,這絕不是一日兩日能扭轉過來的。

    六百年前的戰將都是進攻思維,如果他們承接今日的新突擊兵團軍事理念,能如同白紙,然而這些當年勇的戰將,現在幾乎全部在維生艙中,

    西大陸的高層選將時,最終只找到了蘇鴷。

    六百年了,蘇鴷始終不愿意進入維生艙。

    ……

    蘇鴷看了看西邊又一次落下的太陽,頓了頓:“在第十五次再生前,我想去一下千川。”

    界面上代表融絕宕的水晶旋轉著,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是在否認。

    蘇鴷補充一下:“這個時代,軍事上、世界格局最重要的變化,莫過于東大陸548年發生的,我覺得我該記憶點什么。”

    與長生方案不同,永生方案是需要一次又一次再生,而每一次再生中大腦細胞會大量更替,理論上所有的記憶都會格式化,只有不斷重復記憶,才能保住最重要的部分記憶。然后呢,在再生結束后,對接電子芯片上自己寫的那些“日記”恢復成自己。

    永生方案是需要意志的。需要對自己的信心。當年的勝昭大帝選擇永生,其一生所作所為也的確讓他完成了部分記憶,可是呢,貫家這個內跳了,記憶懵懂的勝昭被按在臉盆中淹死了。故,那個時代起,只有蘇鴷走這條路。

    相對于猛士般的永生道路,躺在維生艙中每隔一段時間定期醒來,就如“夏來聒噪,秋來停吱”樣茍活。

    過了足足幾分鐘。

    絕宕說道:“也罷,你也該回家探親了,不過這次演習結束后,你先回來報個道。”

    蘇鴷臉上泛起酒窩,點了點頭。

    而在地中海內,某地下基地中,躺在維生艙,身體插著數十個管子的融絕宕,看著面前界面上蘇鴷的一舉一動。

    而在看到蘇鴷臉上笑容后,在幽藍維生艙中無表情面癱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融絕宕,面部的肌肉難得的動了動。

    ……

    回到東大陸,千川。

    549年,夏至,池塘邊的咕咕蟲,開始發聲的時候。

    熾白騰出手與千川兩百四十八位冬眠倉里的長生者們開始了一次總對話。

    這些長生者,此時熾白已經換了一個態度看他們,不再把他們看成腐朽落后的統治階級。因為他們本質上已經脫離人類的傳統需求,屬于一種極為佛系的存在。

    人類本身是一種復雜的存在,人類的行為,往往是多種想法博弈中做出的選擇。人類的選擇,隨時會因為其他想法占據上風,而出現變數。

    然而這些長生者已經脫離了矛盾重重,他們思維邏輯中只有少數底線,所有的思考也是基于這些底線,

    故熾白在試探性地和這些冬眠倉內幾個曾經的熟人約見后,認為他們是有執念程序的人工智能。

    【熾白這種約見并沒有暴露前世和他們見過的信息,原因嘛,害怕這些這些程序化的熟人們會在邏輯混亂后,選擇自寂。

    畢竟,光靈沒死,又再次以新的圣長城出現,那么必然衍生很多復雜情緒,然后以一種非常非常激烈的方式毀滅。

    所以為了這些曾經的學生、熟人們能夠在現在的情況下善終。熾白決定永遠的默守秘密】

    ……

    在虛擬世界模擬的大廳中,一個懸浮的光標停在這里。

    熾白到場了。

    在兩三年前,若是一位當代的長城想要讓這么多曾經的高級掌權者存在,全部到場交流,是很難的。

    熾白看到全部都到場的諸多上位職業者,點了點頭。

    熾白說道:“諸位,不浪費各位時間,我直接闡述觀點。啟明紀元依賴新職業的發展至今已經有兩萬多年了。新職業和遠古的舊法術時代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路線。

    我們注重感知,注重觀測的視角,總結看到的法則,思考原理的運用。但是不得不說,新法術體系到達今天已經停滯了很長一段時間。有必要進行一定的突破。

    舊法術體系在過去上萬年來被放棄,但是隨著對過去的不斷考古,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過去對舊法術的理解只是兩萬年前那個體系的一部分。

    在大廳中,熾白打開了趙幸墨研究基地中對那個倒霉半神最新的研究資料。

    這個資料的很多重要數據是熾白在這個半神的幻境世界內探索其極限時測出來的。然后現在,熾白把其作為一個方向指給現在的參會者們。

    ……

    在虛擬大廳中,一個個的冬眠倉個體,在會議場上以菱形漂浮,沒有任何發言,如果不是閃爍的綠色燈光提示他們在場,外界的人看來,宛如是熾白一個人對著一群石頭人獨自說話,沒有喝彩,也沒有討論。

    這就是冬眠倉內的長生者們的現狀:碳基細胞被高能元素侵蝕,思維所在的載體中,無機物的比例偏高,絕對理智,但是感性也逐漸的消失,現在在會場上不會激動,不會驚訝,只會安安靜靜的聽著,在聽完后。直接會按照自己利益角度思考,來給“是”或者“否”的答案。無法像征召年輕人一樣,鼓動情緒,渲染氣氛。

    熾白打開了夜鳩告這位半神的調查資料,重點講述了她本體的領域的測試,以及神格這個有著強大計算力的概念。然后在數據模型上,解釋著其強領域在信息交互上的優點,神格計算對數據的處理能力。

    而這些理智清晰的思維體們已經很清晰的推斷出熾白此時會議的目的。

    目的:向著這些冬眠倉內的人推銷半神方案。

    ……

    為什么要對這冬眠倉進行這樣的推銷呢。

    熾白自己就是搞事情起家,深刻知道,搞事情的緣由,那就是社會組織內沒有一個響亮的計劃吸納社會中有想法的人。

    熾白:“這不,當年,你們那些權力斗爭我玩不轉,沒有給我的生產和社會進步想法有合理安排,所以呢,我就只能那樣了。畢竟,我也不是故意沒事找事嘛”

    熾白非常理解搞事的緣由,故自己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案是,在當下的總計劃中拉出一條分支項目,讓這些人參與進去。

    ……

    在會議進行到四十分鐘時,熾白開始逐漸點題了。

    虛擬世界中的背景光線開始變暗。

    而中央投影上出現了一個全新實驗室的信息,在這個高四十米絕對無塵的實驗室中,有一個高三十米,長六百米的機械系統。二十多位科學家身著機械鎧甲,在浮動輕機器人的激光掃描中,檢測著這個精密的設施。

    這個規模大,各種參數穩定的實驗室,只有地下深層中的實驗室和太空實驗室能夠建造。

    而半神格這種精密的東西,在無重力的條件下才好控制生成。

    熾白:“問天計劃中,我們將設計超高能的核心處理元件標量,浮點運算將勝過我們渭水超級計算機的,四百八十億萬倍數。”

    熾白看了看大廳中一個個漂浮的立方體,一字一頓地說道:“西大陸古典籍的記載中,這是舊魔法時代西大陸的‘造神’,亦可以說是我們神話傳說中的‘得道’,是我們當代的目標。”

    【而為了完成這個宏大的目標,在地面上的那些低級的矛盾應該放一放了,全球合作勢在必行】

    熾白敘述完畢后,看著空曠的大廳里漂浮的諸多立方體們,熾白開始將時間,留給這些數百年壽命個體在心里面打算盤了。

    數秒鐘后,大廳中各個冬眠倉內的智慧體,給出了答案,他們的回答很簡單,也很統一,那就是“支持”。

    在漢水的全息信息倉里,帶著目鏡的熾白臉上卷一個酒窩,嘴唇抿成了一簇。

    而在信息倉外,俏生生站立著白惙箐(槍焰心悚)的眼中閃過好奇。她呢,也是第一次看到了熾白如此會心的模樣。似從堅不可摧鉆石,變成了眼前一個可人的果凍。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xdvofm.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qg5200.com

  鄰居小說與大明同行靈藥戰神重生末世變成鼠抗外星神劇南山隱營銷大亨我有一顆時空珠特種歲月離珠你好,我最愛的人神秘老公:高調寵末世炮灰養娃記七零佛系小媳婦第一訟別摸我的尾巴忍界修正帶直播之降維入侵幻世之洛神某美漫的反英雄京劇大師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地球大浩劫深夜出租屋文娛大帝國吞天弒地傳都市最強整蠱師日夜雙生天機圖騰九天魔皇鴻蒙都市物語極品妖孽圣醫諸天萬界帝皇紙扎店之閑人免進我有一座監獄唐夢千變雙子星際
双色球连线走势图